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
新北市文學出版品

字級:
小字級
中字級
大字級

第6屆新北市文學獎得獎作品集:《紅蘋果》

 借閱及購書資訊

(1)借閱:新北市立圖書館及各分館

(2)購書:誠品、金石堂、博客來等大型實體及網路通路皆有販售

(3)相關完整購書資訊,歡迎電洽新北市政府文化局29603456分機4511 

紅蘋果紅蘋果

編 號 H134
書 系 臺灣文學叢書
書 名

紅蘋果

第6屆新北市文學獎:黃金組、舞臺劇本組、新北漫遊書寫組

ISBN/EAN 9789860510263
CIP 859
出版日期 2017 / 3 / 1
版 次 初版一刷
尺 寸 寬14.8 X高21(公分)
頁 數 336
定 價 280
裝 訂 平裝
印 刷 單色
建議分類 現代文學/散文、舞臺劇本

內容簡介:

用文字記錄生命,以創作成就夢想

第6屆新北市文學獎投稿件數達2509件,再創歷年新高,更有不少來自歐美、東南亞及兩岸三地的參賽稿件,已然國際化成為具指標意義的華文創作文學獎項,並因應多元文類組別,特別邀請吳晟、阿盛、羅智成、向陽、林文寶、胡金倫、鴻鴻、劉克襄……等多位知名文學家組成評審團,歷經初、決審嚴謹而激烈的討論與評比後,選出12類組前三名及佳作,為本屆新北市文學獎留下珍貴而雋永的紀錄。

《紅蘋果》收錄黃金組、舞臺劇本組、新北漫遊書寫組共15件作品,透過黃金組初老印象的留念、舞臺劇本組形式創新的表述、新北漫遊書寫組旅行踏查的關注及感觸,期待讀者得見這些真摯動人的創作,用文學描摹屬於新北市美好的文化景致。

目錄:

市長序 從新北文學舞臺邁向璀璨文學之路

黃金組

第一名:清明/張知禮

第二名:夏蟬/彭秋香

第三名:彩排七十/孫秉森

佳作:攝掠西門町/陳雲和、桐花情/黃獻榮、正在掉落的桐花/夏婉雲

黃金組評審會議紀錄

 

舞臺劇本組

首獎:紅蘋果/吳易蓁

入選:審判/謝雨修、峇里左岸/周桂音

舞臺劇本組評審會議紀錄

 

新北漫遊書寫組

第一名:等/陳文偉

第二名:Pu’ing˙找路/廖淑志

第三名:這是人間四月天/徐郁智

佳作:水尾漁港/魏振恩、戀戀烘爐地/楊雅筑、玻璃詩/黃文俊

新北漫遊書寫組評審會議紀錄

序:

市長序 從新北文學舞臺邁向璀璨文學之路

新北市承載了全臺灣最多的居民和來往人們的生活與動態,新北市文學獎的設立,正是想藉由文學創作,記載這片土地上的韶光往事,並且鼓勵創作者寫下對未來人生的美好想像與期待。也因這豐沛的能量,今年我們更成立了「新北市文學推動小組」,希望維持精緻的文學本質外,也讓更多的人透過文學認識新北這座城市。

第6屆新北市文學獎自公告徵稿開始,不僅來自全國各地的稿件紛至,甚至吸引許多海外創作者踴躍投稿,使本屆投稿總件數再創新高,達到兩千五百零九件。在徵文主題方面,除了原有的散文、小說、新詩、舞臺劇本、繪本故事、職場書寫等文類,今年新增「童詩」、「童話故事」和「新北漫遊書寫」三個項目,希望讓文學書寫的形式和面向更加延伸,用文字記錄生命,也以創作成就夢想。

本書涵蓋了老中青不同世代的文字語言與故事,黃金組樂齡長者用生命刻畫的動人作品、成人組穩重純熟的筆觸、青春組青澀跳躍的多元想像,期待讀者得見這些真摯動人的創作,用文學描摹屬於新北市美好的文化景致。

恭喜各位得獎者,因為有你們用心筆耕,才能造就新北市文學獎的創作盛況;並且由衷地感謝評審團認真而嚴謹的評選,為這次的新北市文學獎留下豐盛的紀錄。也歡迎喜愛文學的朋友們展卷閱讀,和我們一同在回顧中成長,於字裡行間裡乍見屬於您的文學光芒。

內容連載:

〈清明〉張知禮

暮春三月,一貫的乍暖還寒,一貫的冬衣夏服不時更換,卻沒有一貫的春雨紛飛……,日益嚴重的旱象造成農田局部休耕,限水措施的報導更令人憂心,不由懷念起往昔此時常有的惱人濕冷。

這兩日冷鋒過境,黃昏時烏雲滿天提早入夜,我欣喜地想,這回氣象預報準確,應該就快下雨了吧。

晚飯後,氣溫明顯下降。我擔心婆婆著涼,便請移工阿珠早點推她進房休息,並照例叮嚀要為婆婆翻身,以免發生褥瘡。

高齡九十的婆婆於六年前公公過世後,逐漸出現失智症狀,於就醫服藥後並無顯著改善,又在半夜如廁時摔斷左側髖骨,雖經急診置換了人工髖關節,但因婆婆年事已高,仍需以輪椅代步,還好申請的印尼移工阿珠適時來家照顧,我也提前退休與她作伴,外子及兩位在美國的小叔因而安心許多。

倒杯熱水,捧著微燙的馬克杯暖手,斜倚在沙發上看電視長片。外子加班,兒子有應酬,我享受著難得的獨處時光,不覺間眼皮沉重打起盹來。突然聽得阿珠一聲驚呼:「太太,婆婆大便了!」我被嚇一跳睡意全消,「真是,大便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,是拉肚子了嗎?」帶著微慍與不安快步走進婆婆房間,一股令人作嘔的糞臭撲鼻而來。

愛乾淨的婆婆一向只肯在睡覺時包上尿布以免漏尿,大便則一定喚人扶她坐上馬桶,今天居然失禁了;阿珠看到婆婆的臀部、大腿及整片尿布沾滿屎尿,不知所措地站在床邊,等我幫忙處理。

婆婆看到我,呆滯的面容似乎有點尷尬。

忍著惡臭,我趕緊拿條大毛巾包覆她的下身,再幫忙將她兩手扣在阿珠頸後,阿珠環抱住婆婆的腰部以便挪上洗澡專用的輪椅,卻不慎將她瘦削的小腿撞到椅腳疼得哇哇直叫。婆婆罹病後,不但頭腦混沌、手腳僵硬且開始口吃,此時她痛得皺眉張嘴,結結巴巴地說:「我不要……她抱。」

「媽,別怕,阿珠帶妳去洗澡。」我輕聲安撫。

「不要,我不要……她洗。」

「好、好,我來幫妳洗。」我一邊哄她,一邊囑咐阿珠把床舖清理乾淨。

來不及戴上為婆婆洗澡專用的乳膠手套,我把洗澡水溫度調至微熱,再蹲在浴室地板,右手持蓮蓬頭先沖洗她的屁股,左手按壓些沐浴乳前後輕搓她下體,屎渣隨熱水從指間逐漸流去,直到手裡感覺不出任何雜質,然後幫她洗淨身軀。

曾經豐腴的婆婆幾年間急遽消瘦,哺育過三個兒子的雙乳,垂掛在胸前只剩一層乾癟皮囊;滿身皺紋好似腐葉上交織的葉脈,四肢乾瘦有如枯柴,我小心將水輕輕拭乾,惟恐一個閃失,就會把她的手臂折斷。

婆婆凹陷的鎖骨形成兩個小水漥,我以毛巾輕按裡頭積水,順便拭淨她頸上的黃金十字架項鍊,婆婆說過,那是她新婚時跟公公一起受洗後,公公送給她的紀念禮物。

把婆婆送上床,一直安靜不語的她忽然開口:「我要早點出門……去學校……開會。」婆婆曾是教會學校的教務主任兼數學老師,不但信仰虔誠,處事也明理積極,退休快三十年了,老同事及受教過的學生每年教師節都相約前來探視,失智後的婆婆不僅叫得出他們的名字,而且會露出稀有的微笑。

婆婆一頭稀疏白髮在燈下閃著如銀微光,我俯身輕語:「好的,妳先休息一下,時間到了我會提醒妳。」她顫巍巍地伸出右手輕觸我指尖:「很好……很好。」時光彷彿倒流至婚前,還是男朋友的外子初次帶我回家,她熱情地伸出胖墩墩的雙手緊握著我的手:「很好,很好,以後常來玩哦。」我極力抑住情緒把她的手放入棉被,並叮嚀陪睡一旁的阿珠留意婆婆是否再有任何異狀。

經過這番折騰,加以鼻間尚存的屎味使我心神昏鈍不清、頭痛欲裂,趕緊步入浴室急欲沖去污穢之感。熱水從頭頂流過全身,緊繃的軀體緩緩放鬆,心情卻不能馬上平復。

清洗撫觸身軀,低頭觀看常年疏於關注的裸身,因平日注意保養,於著裝後維持尚可的體型,讓我有意無意地忽視老之將至的現實。此時才猛然察覺它已然失去彈性,雙峰下垂,小腹微凸。朝如青絲暮成雪,比病魔更無情的是時光,這副父精母血的肉身,年幼時的調皮戲耍不曾留下丁點傷疤、青春壯年承載的愛戀激情恰如春夢無痕,中年以後造訪轉頻的病苦也不留蹤影,然種種歲月輾過的紋路在邁入花甲之際暗自浮現,從臉龐開始到雙頰脖頸並延伸至全身,終至腐朽凋零,這是大自然的鐵律,無從躲逃。然而,目睹婆婆衰頹的過程,想到自己即將面臨的時刻,憋了整晚的傷感終於噴湧爆發,我渾身顫動抽泣,熱淚和著熱水滾滾流下。

夜漸深,窗外傳來雨聲嘩啦,啊,終於降雨了!

就寢時,我跟遲歸的外子敘述晚上發生的事,講著講著哽咽起來。外子安慰道:「辛苦妳了!」

「我累一點沒關係,只是看媽好心疼,她以前頭腦多有條理、多清楚,現在連大便都不會講,不曉得還能撐多久?」我忍不住失聲哭泣:「媽篤信基督,凡事都禱告說感謝主,上帝怎麼可以讓她變成這樣!」

外子嘆口氣:「媽只是不記得事情,家人老友都還認識,沒讓我們太難過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。」

的確,婆婆遺忘了大部分的往事,眼前發生之事多半轉瞬即忘;但她仍認得生命裡重要的親人與故舊,個性也親和如昔,連就診多年的神經內科林醫師都說:「妳婆婆個性真好,安安靜靜的,看完病還會說謝謝;不像有的病人罵兒女罵媳婦,整天碎碎念,孩子都被搞得快得憂鬱症了!」老同學小玉的父親也有失智症,她說每次回娘家探望老父,陪伴終日準備告別時,她的父親就會說:「這位小姐是誰啊,謝謝妳來看我啊。」讓小玉總是忍淚匆匆離去。

外子又說:「多虧妳提早退休下來陪媽,跟阿珠一起照顧她,弟弟他們每次打電話來都說要感謝大嫂。」此時,雨勢轉為傾盆夾著閃電雷響,寒意更濃。外子將我的棉被掖緊:「放寬心睡飽再起床,明天是禮拜六,一切有我。」

疲憊的身體經過淚水連續的洗滌,得到釋放備覺虛脫,感傷的心靈也因外子的寬慰得到紓解。陣陣雨聲伴著我沉沉睡去。

隔天,我賴床到近午,屋外細雨綿綿,看來旱象應該解除了。

阿珠在客廳為婆婆按摩,外子在廚房煮開水準備下水餃。他說:「嗯,精神好點沒?中午簡單吃,餃子配蛋花湯最省事。」兒子將婆婆的菜肉粥放入電鍋加熱:「奶奶早上又會跟阿珠說她要解手嘍,我誇她好能幹,她好開心。」

在餐桌旁等阿珠煮蛋花湯時,外子說:「媽,妳先帶我們謝飯禱告吧。」大家都低頭合十,我則側望坐在主位的婆婆,準備給她提詞。她低聲念著慣常的幾句禱詞:「感謝主賜……美好家人……美好食物……哎呀,我忘記了啦!」

我輕撫她枯瘦的手背:「媽,妳禱得很好,別急,慢慢講。」

「感謝祢,讓我……好好吃飯,好好……大便,阿門。」

我喉頭發緊,不禁握住婆婆微涼的手,她抬起頭望著我,另外一手撫摸垂掛在厚棉襖上的黃金十字架:「這個……給妳。」

「媽,這條鍊子是老爸送妳的,我……」這次換我結巴起來,外子點頭示意我接受,於是我將婆婆的金項鍊取下掛在胸前:「謝謝媽,妳剛才的禱告很棒哦!」婆婆像被誇獎的小學生,露出一絲靦腆的笑容。

飯後一邊吃水果,一邊聊起這場久盼的甘霖。外子說:「前陣子一直不下雨,讓人好著急。清明快到了,就來場及時雨,老祖宗的節氣果然很準!」

「清明時節雨紛紛嘛。」兒子故意搖頭晃腦地說。

婆婆微微頷首:「感謝主。清明了呀,那…我們什麼時候……上山看……老爸啊?」

淅淅瀝瀝,春雨未歇,萬物都得以解渴了。

TOP